欢迎访问365体育台湾官网_365体育网365体育网投_365体育投注注册会员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苑 >> 正文

天翔之路 第九十六章 评好人市委书记临 谈改革尚有待改进

 【发布日期:2019-08-13】 【字号: 】 【关闭此页

这天,县文明办的小李打电话对我说:“聂医生,今年雅安市推选“雅安好人”,我们县里推荐了您,因为您在我县曾经作出过不少奉献,我们这里已经有了一些关于您的资料,觉得这次评选,您也比较符合条件,请您将近期半身二寸照和与病人诊治时的照片从网上发两张过来。”

对荣誉,我早已将其看作过眼云烟,但一想到这是残疾人的荣誉,也是我们天全人的荣誉,我又觉得还是应该争取。

几天后,手机里短信提示:如果你想争取评上“雅安好人”,我们可以为你拉票,你只要将三千元人民币转到某某账号之后,便能如愿!

买荣誉,这种事情我可从来没干过,我与小李通电话:“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请你们删除对我的提名。”

小李回答说:“聂医生,请您别去理会,这些歪门邪道是站不住脚的。”

医院的职工,民盟的同志和许多病人都在网上积极地为我投票。

年底,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叶壮来天全视察时,来医院看望了我这个残疾人。

新春之后,传来了好消息,对私立医疗机构开始取消限制。

城镇职工和退休人员可以在私立医院刷卡报门诊费,住院也可以参与报销。

城镇居民也可以在私立医院报销门诊费和住院费。

不过,新的问题出现了,居民医保的门诊中药不能报销,住院的每年限制了门诊总金额,按上年报销的基数增加百分之十作为今年的报销总金额。这样一来,八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开始超额,而医院是不可能因为超额而不去收治病人的,于是到年底总是亏损,加上农合办的门诊,住院同样受限,尤其是春节前后和八至十月期间的流感,医院几乎是高速运转,可是这些月份亏损得也最多。

许多病人不知内情,见到医院每天门庭若市,便与我开玩笑:“聂医生,看到您们家医院生意这么好,肯定赚安逸了钱。”

还有的说:“您老早就该退休了,还这样拼命地挣钱图个啥,是不是想把银行塞爆?”

对于戏言,我不能当真,我也不做解释,这苦水我只能和子女们一道往肚子里吞。

一位姓彭的女患者,六十多岁,因患冠心病心衰,常去市医院抢救治疗,两年间花去四万多元。在家里呆不上几天,又得去住院。经他人推荐她来我院用中药治疗,服下几帖药后,病情大有好转。从那以后,她也很少去市医院了,而且还能从事轻微的家务劳动。

有绵阳的患者专程驾车前来诊治慢性肝炎转氨酶高的病症,由于路远,我将处方赐予他,三个月后,他的病好多了,肝功正常了。

我念小学时,曾任过我音乐课的高老师,退休后居乡下,每当生病时,常来我院就诊服中药。他曾经对我说:“小聂,我有个要求,你要将我保驾到八十岁,我就心满意足了。”

由于行动不便,每次他都只抓一贴中药后将处方带走,慢慢地掌握了自己某些病症发生时,适合哪张处方。有时候委决不下,便打来电话来咨询我后将处方拿去药店购药,而今,这位老师已经八十有四了。

许多人都说:“只要能治病,能不能报销也无所谓,我宁可出钱吃能治病的药,也不去吃不出钱而治不了病的药。”

随着抗生素的滥用和细菌耐药的增强,许多慢性病越来越找不到适合的药物治疗。

每当我用中药治疗了良性肿瘤,股骨头坏死之类的病人后,曾经为其治疗过的西医医生惊叹道:“这样的病症能达到这样的治疗效果,简直不可思议!”

几千年来形成和发展的中华医学,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为中华民族的繁衍与健康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尽管西方一些国家竭力否认中医,称中医为“伪科学”,但作为炎黄子孙,难道人家骂你是“龟儿子”、“王八羔子”,你也承认?

“振兴中医,振兴中医!”唱了多年,可我今天见到的是各乡医疗机构的中医全部消亡,中医内科人员在县城里不足十名,而今的中药不予报销令中医人员受到制裁,那么今后中医院校的毕业生该干什么呢,他们只好转行干西医。以现在我诊断一位病人只能收一块钱的诊断费,又能养活得了这些人吗?为什么就没有领导深入低层,踏实地研究中医该向何处去?

微薄的珍断费丝毫影响不了我救治病人的兴趣,因为这比起我行医初期,在本大队干半农半医的五年中,那点微乎其微的劳动报酬要强得多。但是,除我之外的私立医院的内科医生,这样低微的诊费收入,他们还能养活自己、供养家口吗?

十多年前,一位患脊髓空洞症的患者,在各地治疗不见效的情况下,请我医治。

见其全身大肉已脱,身形枯瘦,拄着拐杖行走都很艰难。我对他说:“我也从来没见过这种病,更没见到瘦弱到如此模样的病人,对能否治好你的病,我心里也没有把握,不过可以一试。”

我仍以“补阳还五汤”增龟胶、鹿角胶以养“任、督”二脉,白术、党参、茯苓以健脾补气,白芍、木瓜缓肝疏肝,更用马钱子兴奋肌肉。

服了十多帖中药后,他扔掉了拐杖。虽然后来肌肉萎弱的程度没有完全恢复,但他已经可以从事轻便的劳动了。

四年前,他的病又犯了,但没有原来那么严重,他又来求我医治。

由于马钱子是剧毒药材,市场早已不供应,私立医院因办不到剧毒药材供应证,无法去专卖店购买,于是早已断货。

他服了没有马钱子的药方十贴后,觉得起色不大,于是对我说:“聂医生,恕我说点不尊重您的话,您到底是老了呢,还是手艺回了槽,这次我已经服了您十贴中药,怎么就没有十多年前那么见效?”

我笑着对他说:“不是我老了,而是你老了,所以效果就没那么好了。”

一些患慢性肠炎的患者,证属中医的脾肾阳虚,用方剂“真人养脏汤”效果比较理想,可其中的收敛止泻药粟壳也由于是毒品药类从此和中药箱永别了。虽然方剂中也有诃子,肉蔻同为收敛药,然而效果总是差得多。

中医离不开中药。当然,将中药中的剧毒药材管控起来是明智之举,例如马钱子,炮制不当和超量使用时会闹出人命的,民间就有“狗吃了断肠,老鸦吃了飞不过墙”的说法,其毒性可想而知。但是,将剧毒药材管死不准其用也未免成了“因噎废食”。

我任民师期间曾治愈患重症肌无力而瘫痪的高峰,而今已是四十岁左右的人了,是城建局里的职员,每当他时不时带孩子前来诊病时,便引起我当年为他医治的回忆,幸好当年的剧毒药材没有管控,救了他的正是剧毒药材马钱子,我是从《上海中医药杂志》里的病案中悟出后大胆配入其方中的。如果是现在,我也无能为力。有人比喻这就像旧社会请个端公去收“鬼”,而又将他的石刀,令牌封存了,这“鬼”怎么收得了?

我多么期待中医药的健康发展,为中国和世界人民造福。

?

灾后重建正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大手笔的龙湾湖和湿地水城将成为天全县城的两大景点。

拆迁工作是最难做的,用基层工作人员的话说:“什么工作都好做,可是做人的思想工作最难!”

一些病人在候诊室里流露出话语:“我们祖祖辈辈就住在这里,可现在活人也得搬,死人也得迁,谁也不得安宁!”

工作人员不怕跑断腿,不怕磨破嘴,天天上门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当大多数人的思想统一以后,少数的人也就慢慢地顺应了形势。

原址重建的,规划统建的,国家都拿出资金作为补助,少则二万三万,多则十万八万,我医院受损不大,但也获得了五千元的经济补助,真正体现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社会关爱。

两年的旧城区改建,城市内外的道路整修,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不便。我的三轮车龙头弹子抖烂了,发动机更换了,刹车管破裂了,牙箱半轴漏油,前减震断裂,车轿伤痕累累,我不得不坏一件换一件。有人说:“换了那么多车件,不如买辆新的。”可三天两天地必须上山管理蜜蜂,新的车行驶在那坑坑荡荡的泥泞路上也不耐用。

我对他们说:“这只是暂时的,等路整修好后,再买也不迟。”

子女们见到许多老年人都在用四轮摩托车或电动四轮车,他们悄悄地为我购了一辆电动四轮车,希望我能像那些老年人一样,驾着它像驾着小汽车一样在路上奔驰。可是我残疾的右脚由于踝关节半脱位变形而使不上劲,试着开了几次便失去了信心。总是觉得用把式的右手控油左脚掣动已经习惯了,十多年来已经在脑海中形成了条件反射,多少次险情均及时处理而化险为夷,如果再去用那不适合自己驾驶的车怕处理不及时而酿成车祸。

自从我六十岁重操旧业养蜂,驾着三轮车常奔山地,来回时均有当地农民搭乘我的便宜车到城里办事或购物。可近年来搭车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他们家里外出打工的人每天均收入一百元以上,家里的人掏天麻、重楼,挖野山药、采竹笋、摘茶叶、搞养蜂等,每年的收入也在两万元以上,有的家庭种黄柏十年以上的,一次收入可达十多万元,因此许多家庭都购置了小汽车或小轿车,而且十万、二十万以上的新车比比皆是。当他们将家人送到我医院诊治疾病并将车停放在医院的后院时,见我依旧每日开着我的那辆破“马儿”,便跟我开玩笑说:“聂医生,你怎么还在驾驶这样的车,您又不是买不起小轿车的人,这种车早该淘汰了。”


版权所属,盗版必究。如若转载,请联系罗孝福:137958503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