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65体育台湾官网_365体育网365体育网投_365体育投注注册会员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苑 >> 正文

天翔之路 第九十七章 古稀年教导年青人 惊回首征途总豪情

 【发布日期:2019-08-13】 【字号: 】 【关闭此页

医院开始了运用电脑操作,诊治疾病均要输入电脑,让我这个从来未摸过电脑的人遇到了新的难题。

这天,雁领了一位早就在我院的一些科室干了一年多的小伙子对我说:“爸爸,这是小马,在学校是学中医的,让他来给您老做个搭档,您仍然按以前的方式去诊治疾病和书写记录,然后让小马将其输入电脑,您看这样行吗?”

“好的!”我说:“还有搞西医的吕老,他比我大六岁,照样不会玩电脑,你们是否也考虑了他的搭档?”

“已经给吕老先生安排好了,您就放心吧。”雁回答说。

刚开始时,小马不习惯,一些方剂记不起或记不全。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在钻研自学时没有我当时的那种刻苦劲,但对中医的基础知识是懂的,就像木工建造木屋一样,木架结构和房顶都搭建好了,只是缺乏装修。

几年前,儿子给我搭档抄写处方时,将我的常用方药整理成一小册,便于运用。由于他学的是西医,没有中医理论基础,我没坐诊时,他也常为复诊的病人照方开药,有时还为同类型的病人用中药去医治,还真的让一些病人恢复了健康。但我对他说:“这种办法你得小心,因为你缺乏一套完整的中医理论基础,虽知道某些病症用什么方药,但为什么能奏效,这你就不懂了,这“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事,如果一旦出现意外,这个责任你可就担当不起了。”

随后的外出闯荡,经商一年多后归来,便去进修针灸,理疗,学成后自成医院的一个科室。

其实,最早时我就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努力学习,能够进入中医学院就读。可就因为我每日忙于诊务,完全无时间去过问孩子们的学业,他也因自己的英语成绩欠佳而气馁,连高考也自动放弃,让我深感自责和失望。

小马的出现让我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几十年来的临床经验终于有人传承,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搭在我的肩上上了楼的,带着他为病人诊断,用药治疗,很快就能见到效果,比他自己去摸索、探讨少走很多弯路。他把聂通整理的小册子运用在门诊上开处方,这样诊治起门诊病人也就快捷得多。

不过,我也有些顾虑,自己几十年的心血,大多数都凝聚在其内容中,就像古代人的所谓秘籍一样,是不能轻易外传的,倘若今后我已作古,人家还能像现在这样守着你的医院吗?

然而这一想法很快便自我纠正了。人世间的相知、相逢、相处都是一个“缘”字,能这样走在一起,这就是缘分。我都快七十岁的人了,总不能将这些经验总结带进棺材吧。世间上的许多慈善者,身后将自己的器官或遗体捐出,让许许多多的人得到了康复。古代的医家为中医的繁衍写出了那么多文献,我们这些后来的医者不正是踏着他们的肩而步入楼中的吗?

小马尚未考取职业医师,甚至连职业助理医师都不是,我鼓励他抽空好好学习,因为今后要从业就必须要有相应的资格证。

我将前些年订阅的所有中医杂志,全部赠送给他,并对他说:“有了中医理论基础,还需得从这里面吸收丰富的营养。我就是这样走出来的。”

面对当前中医内科门诊收费规定标准太低的局面,我对他说:“别为太贱的收费标准而灰心,相信这样的局面不会长久下去,你今后一定会迎来中医事业的辉煌。”

不过,现在的年轻人,环境和生活条件都比我们以前好多了,遇不上我们成长那个年代的磨砺与熏陶。比如方剂歌诀,他们才懒得去背诵,只要将它储进电脑或手机里,用的时候把它调出来就行了。

?

光阴荏苒,不知不觉地我已经跨进了古稀之年,而行医刚好是五十周年。于是,我举办了行医五十周年的纪念会,邀请了老县长、原民政局长、原县残联和现任残联的理事长,民盟盟员及初中时的部分学友。

我将因残疾为理由而不录取为中医师时曾写给地区卫生局领导的信件和县卫生局勒令我关门停业而不许重新开业时写给中残联主席邓朴方的信件和最终得以开业行医的第四次申请印成小册,让大家了解我这个残疾人在行医道路上的不平凡经历。

老县长,原民政局长,新老残联理事长,民盟天全支部领导都作了讲话,大家回忆了这些年来我为天全民众所作的奉献,见证了在场的残疾人何敏。

一位初中时的老同学在贺词中写道:“聂晶,一九六四年我们同班初中毕业,跨出校门,他选择了适合他自身特点的医者之路,从此开始了长达五十余年并艰辛的人生追梦之旅。

五十年过去了,实践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上苍给了他勤奋传奇的大美人生,他的创业之梦大医精诚得以实现!

五十年来聂晶经历过无数次磨难,但他通过自身努力和社会人士的支持与鼓励,取得了令人钦佩而又辉煌的业绩。他是业界中的佼佼者,也是政府和民众认可的知名人士和成功者,曾经为社会及他人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善举,我要为我这位五十二年前的老同学、老朋友的完美人生点赞。

????新一届党中央提出了反腐、倡廉,政府办事效率提高了,以前局长审批几个月,副局长待批几个月的现象没有了。只要条件具备,很快就能审批下来。

中药也开始纳入社保报销,体现了中西并重的政策。每当见到受益的患者病情逐渐痊癒,我的心内便充满了快乐感!

这年的“重阳”节,几位老盟员考查了县城的灾后重建。大、小黄铜街正在施工建设,龙湾湖正在打造,新建的绕城公路边公示栏中张贴着水城湿地的建设蓝图。

上马溪的拉圾处理场已经修建完工,各种净化设施均已安装运转,可以处理今后十五年内县城里的拉圾,

下马溪的屠宰场正在兴建,集中屠宰有利于管理和污水的净化处理。

登上梅子坡,鸟瞰天全城,城区面积比解放初期増长了几倍,林立的高楼井然有序。

老盟员们自然要谈起这些年来天全环境的变化,有人说:“前些年城内到处堆放着拉圾,西进桥和桂花桥下的拉圾壅塞了臭水沟,死猪、死狗、粪水和屠宰后的污水让过往行人捂着鼻子经过,那里成了苍蝇的天堂。污水直接排入青衣江,江边常年有一段浊水混进江水中。经过近十年的整治,臭水沟没了,江水干净了,西进桥下早巳绿树成片。”

春节前,盟员们去考查了我县的贫困村~乐英乡爱国村,这里属于山地,交通不便。针对这种情况,县里、市里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山地中修起了纵横交错的盘山公路,荒坡上建起了茶园、银杏林和金银花种植基地。方便的交通让农民改建了住房,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有的村民还建起了“农家乐”。村委会办起了阅览室,公示栏中有村里的远景规划。

与村民们谈起感受,他们说:“以前交通不便,卖几个鸡蛋都难,别说致富,许多人家连肚子都填不饱,遇到天旱或病灾,更是穷得揭不开锅。而今共产党旳政策让我们这里彻底变了样,种下的经济作物多能抗旱,每个人都入了医保,许多人还投了养老保险,再也不愁大病没钱医,老来没钱用了。我们决心跟着共产党,同全国人民一道撸起袖子加油干,为实现美丽、富强的中国梦而努力!”

今年的“中秋”节,我同家人游览了县城周边的灾后重建,龙湾湖里湖水碧蓝,水天一色。城边的高楼与大岗、落溪二山倒影湖中,水波荡漾。湖边的亭台、小道绿树成荫,草坪中塑着“女娲补天”的雕像,传奇着她用五色石将天补完后,方有天全之说。行人如织地穿梭在小道、草坪之间,几位二胡、笛子爱好者在廊道中与一位女独唱者伴奏,引得游人驻足聆听。

来到湿地水城,十多只秧鸡在湖面游弋,时有白鹭从湖面穿越,飞向下游的湿地。这些几十年前我上学途中曾经见过的鸟儿,终于又展现在我的眼前。更让我惊喜的是湿地的园林、花草、花木排列得井然有序,步入其间,让人心情舒畅,一家人都叫出声来“好一个氧吧之处!”

下游的大片秋菊盛开,有的乳白色,有的金黄色,有的火红色。正值“国庆”、“中秋”大假期间旅游高峰,不断有游客停车观赏,拍照,并载入网传,让离开了多年的天全人感到惊讶、好奇。

这天,我独自去了阔别了四十七年的故土~紫石乡。

旧居地公木沟,三个侄儿多年前就在沟的两侧开起了食宿店。

过了公木沟,昔日架独木桥的桥头而今建起了水泥桥,乡村路从这里通往江对岸的半山中。

半个世纪前我走过独木桥去对面山中为李洪清大伯针炙治疗帕金森氏症而误食毒菇时,老同学陈良斌将我背送到这个叫烟包崖的桥头,一百多位乡亲都在这里看望我,爸爸从老同学背上接过了我,妈妈将两瓣蒜头放到我口中后,我便昏迷过去……

时隔两年后,爸爸也是在这里冒看生命危险,从篾索上抢回江面上大队书记的尸体。

离此不足百米,来到我入学时的母校~紫石小学旧址,学校早已迁到村西去了。这里是紫石关村东头,楼阁上匾写着“紫石关”,右侧的三只龙身,口中往水缸里吐着水,水缸下面是水池,水池的后壁刻看“古道背夫铭”?。池前的草坪上,几位背夫的塑像栩栩如生,但我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儿时的回忆又浮现在我的眼前,背夫用拐子撑着背架子休息时,吸烟的背夫便从“伴肚子”里掏出火链、火石、纸捻儿,用火链撞击火石引燃纸埝儿,再用纸捻儿去点着刁在嘴唇上的叶子烟卷,烟卷尚未吸完,他们便取出拐子上路了,马路上又传来了拐子杵着路面的“嘚”、“嘚”声。?

走进关内,“紫石关茶马古道历史文物展馆”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来不及进馆去看个究竟,因为这里的变化真大。我儿时上学走过的小道而今建成了乡村公路,中、小型车辆可以通过。路边的跑马石、老鹰石、蛇盘石等均不见了,这里建起了“风雨亭”,一座豪华的吊桥从亭端跨过青衣江延伸到对岸,原来曾经荒抚的地方,而今建起了许多小楼房,那是对面山中的人家,有的搬迁了下来。

我询问一位乡民:“江对面山中的人家,怎么不全都搬到对面山下来住呢?”?

这位乡民对我说:“你不知道,这几年住在瓦窑关那里的人家,日子好过得很,那里的夏天很凉爽,是避暑胜地,成都一带的居民都愿意来这里避暑,只要农户给他们管吃,管住就行,这样,农户们便有了一定的收入,乡村公路早已修进了山中的村子里,城里人来往都挺方便。”

豪华的吊桥勾起我对青年时用溜壳子滑着篾索过江为父老乡亲治病时的情景,那种最简易最危险的交通工具已经成为过去。这豪华吊桥上游三十米处不正是我的四位住校同学背运水柴遇塌桥而罹难之处吗?我默默地为他们哀思着。

????“你再看看这段乡村路边的变化吧。”?这位乡民打断了我的回忆,放眼望去,曽经的小学校址上建起了错落有致的农家乐式的小屋。这位村民对我说:“这些不起眼的小屋,每到旅游旺季,去喇叭河的游客爆满时,住宿、吃饭就成了问题,而这里正好是他们的理想食宿店。夏日早晚时,青衣江江面上吹送着凉爽的风,清新的空气,绿山的怀抱,江水的绕行,让人留恋忘返。今年的‘囯庆’、‘中秋’大假期间来这里住宿的游客也爆满,还有许多游客往不下,只好返回天全城里去住宿。”

走进老街,这里保持了茶马古道不宽的街面和一些台阶式的路面,路面上多为鹅卵石铺就,两边的瓦舍户户相连。走过杨仕唐同学的旧居处,自然回忆起一九五五年的那场火灾,回忆起杨仕唐同学记叙火灾的作文和爸爸帮助扑灭火灾后的叙述,更有侠义的杨仕唐在城厢二小读书时为我抱不平及后来催促我抓紧时间办完迁移手续时的情景。虽然他当时巳经患了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未满三十岁便离开了人世,让我为失去了一伙胸襟正义旳同学感到挽惜。

老街的尽头引入了小小的水渠,暑热时节能见到如此清凉的山溪水,心中自然清爽了许多,将双手伸入水中浸泡,凉爽感直入心脾。

这条街上,小学时的老同学大多巳经作古,只寻到卢德荣和朱光辉两位。三个人在朱光辉家里坐下叙旧,卢德荣说:“首先感谢你在本大队行医时,我的几个孩子经常麻烦你,当时你随喊随到,小孩出麻疹并发肺炎时,你便在我家住宿,夜间为他们打针服药。”?

谈起当年住校生落水事件时,朱光辉说:“你的大哥掉进江里时,幸好抓着扶手篾索,篾索落入江中后,在江水的冲击中不停地翻滚,他死死在握紧篾索随其翻滚,倘若是手上无力的人早就弹开冲走了。

“还有那位叫王增富的同学,背着水柴飘了二百多米,被一块突出江面的石头挡住,有人救下他后问道:‘你怎么不把背篼和水柴扔掉?’可他却说:‘这背篼和棕垫背都是去学校附近人家借的,丢掉了我拿什么去还人家?’”

?谈起这半个世纪以来的变化,两位老同学赞不绝口,他们说:“比如一九五五年的那场火灾,那个时期国家穷,拿不出资金来帮扶,而四年前的芦山大地震,我们这里的情况可就不同了。大米、方便面、矿泉水、奶粉、棉被、帐蓬甚至现金都及时地发送到灾民手中,危房拆迁改建,国家给以资金补助,这在历史上的任何朝代都是没有办到过的。我们这代人巳经是老有所依,老有所靠了,每天的生活比以前过年的日子还好。回想起我们的上一代人曾经说‘能吃上一顿填饱肚皮的玉米馍,死了也值’的话,真是太可怜了。我们这代人活到今天,过上如此的美好日子,我们比他们值。看到我们的子子孙孙,他们现在吃的、穿的、玩的,比起我们那个年代强多了,孙辈们玩的手机、电脑,我们简直搞不懂。

“一带一路让中国与世界各国走得更近,中国在世界各国人民心目中的份量越来越重。

记得我念初中时,常听到u2型高空侦察机从台湾经福建、江西、江苏、武汉进入大陆腹地进行侦察活动。我国外交部三天两次地向美国提出抗议、警告,可是对方无动於衷,依然我行我素。到快毕业时,第一架u2型高空侦察机终於被解放军击落了,学校还教唱了一首歌:

打得好呀哪个打得好,人民空军手讶艺巧嘛手艺巧,飞贼进了门,叫它命难逃,战士显神威呀,打得它冒着黑烟往呀么往下掉么往下掉。

……

当时,为了保密,对外宣布我人民军队是用飞机将其击落的。

随着后来不断有击落敌方高空侦察机的报导,事情越来越真像大白,这是我囯刚组建的导弹部队用导弹将其击落的。

从电视里看到我国海洋、空中、太空的实力不断增强,我们更加感到高兴,现在的中国真正实现了国富民强!

?

“中秋”节时,一位初中时的老同学从手机里发来短信,表示问候。我随即用短信发去一首

西江月 ??????????

?中秋有感

儿时月饼稀有,曾怨美帝苏修,今朝改革沧桑变,福及天下老叟。

又是一年中秋,国泰民安丰收,合家欢聚庆小康,不缺隹肴美酒。

?

手机短信再次传来“好!好!好!”

所有的这些都证明了邓小平总设计师的那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


版权所属,盗版必究。如若转载,请联系罗孝福:1379585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