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365体育台湾官网_365体育网365体育网投_365体育投注注册会员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名苑 >> 正文

天翔之路 第九十三章 产蜜量毁护林迥异 守初心不嫌薄诊金

 【发布日期:2019-08-13】 【字号: 】 【关闭此页

又是一年中的夏季流蜜期,我邀周老头再次探索鱼泉青元的流蜜状况。

我将蜂群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仍放置去年的老地方,另一部分放置在青元四队的黑石溪。

黑石溪是条阴深的峡谷,山头常年云遮雾绕。有时许多地方都没下雨,这里也要降点小雨。

独特的气候与地理环境让植物研究者瞄准了这里适宜种山葵,晒干后的山葵远销给日本。

农户的种山葵热一时兴起,大批植被遭到破坏。

去年放置蜂群的大岩场没有种山葵,但是各农户也毁林后改种水杉。

夏季流蜜期照样出现各地丰收,此地绝收的情景。

当地一农户看上了我放置在黑石溪的蜂场做房基,我和周老头只好将蜂群全部搬到离此五公里远的干河村六组的高山上。

这一搬迁倒是搞对了,这年秋季,我和周老头都摇了两次蜜,而原来的两个场地,秋初迁来了一千多箱蜂,不仅没有采到蜜,而且因蜂群相互间盗蜜殴斗,死伤惨重。

这天,我去大岩场往山上望去,往年大片白茫茫的红龙苞花不见了,虽然遍山葱绿,但都是水杉树苗,蜜蜂的粮仓早已破坏殆尽。

干河村六组的章老头对我讲:“早年毁掉的莲花寺就在蜂场前面,所以这里名叫寺后头。莲花寺、青元宫等多座寺庙就建在这几座山里,当年曾经香火不断。”

章老头随手从路边拾起一小块褐黑色的石头,继续说:“别看这种石头不起眼,可以前,这种石头却是打火链用的好材料,用铁链往这种石头上一磕撞,便能撞出火星,火星落在纸捻儿上,能将其引燃。在火柴稀缺的年代,交通又不方便,人们便是用这种方法取火的。”

这话引起了我对儿时的回忆,那些从我家门前经过的运茶背夫,在路边歇息时,将裹好的烟卷叼在嘴上,便从身上掏出火石、火链、纸捻儿,很快就搞出火来。将烟巻点燃,然后用手帕将这三件儿包好后揣入伴肚子(皮革制成的肚篼),以防受潮。

“这里还有其它古迹吗?”我问章老头。

“有,这里虽然较高,接近山慈竹林,但离最高处的牛魔王洞还很远。

“牛魔王洞常年云雾缭绕,旧社会时凡遇到天旱,求雨的法师便要到那里去求雨,很是灵验。

“比如相隔上百里路的新场乡求雨时,也得远道派遣人员来牛魔王洞,摆设香烛礼品,祷告之后,将牛魔王洞的水用洁净的器皿盛去,让道长法师在当地做法求雨,方能求得雨下。除此之外,无论你到什么地方取去的水,总是不灵验。

“太可惜了,聂医生,我们这里总共十八寺,最大的是青元宫,如果这些寺庙都保存了下来,而今搞起旅游,那简直不一般!”章老头如是说。

这里的房屋尚有少许的古建筑保存了下来,我放置蜂群的房主人家姓范,住房的房檐、出跷、门窗上均有雕刻,只是经年累月后显现出风化和许多的残缺。

紧邻着的新房住的是房主人家的大哥,他是这里的大队支部书记。

范书记也养了几群中蜂,每年从名山来此放蜂的三个人都长住他家。

鉴于青元村蜜源植被的毁坏,我向范书记建议一定要保护好这里的蜜源植被,因为这里是这个乡,也是这个县秋季较好的蜜源地。

这里各农户家中都喜欢养猪,玉米是猪的主要饲料,因此各家都在房前屋后种了不少玉米,每年的小暑时节,玉米扬花,恰好是夏季蜜源结束之后蜂群急需繁蜂的大好时机,大量的玉米花粉换来的是大片子脾,只要把握好奖励喂饲,立秋前后蜂群会迅速强盛。

立秋至白露节前,只要遇到好天气,便是养蜂人员最惬意之时。

这里有两公里的山路,虽是硬化路面,但道路狭窄,加上弯急坡陡,我驾驶的150型三轮车动力不足,在急弯陡坡处还得请人帮帮忙,推一把。

我只有重新购买三轮摩托,到了成都的西南摩托车市场一看,动力大一点的只有盘式的,而盘式的要靠右脚踏油门,我恰好是右脚根本使不上劲,仔细搜寻后,好不容易有一商家联系从山东的厂家定做了六辆把式175型的三轮摩托,好说歹说由人家让出一辆,这辆车勉强上得山路,但长时间在低速挡上行驶,水温极易升高,加上散热不良,于是不得不在途中停歇一两次,让发动机冷却得差不多后再继续行驶。

这一带山路的两旁到处可见黄色的新土层,与其它地方的地质结构不同。

询问范书记,他说:“那是铝土矿,有地质专家来采样检验过,含量还可以,高一点的地方含铝量要偏高一些,有一定的开采价值,所以,这铝土矿的开采只不过是时间上的早迟而已。

这后山上尚有铅矿,解放前就曾经开采过。

丰厚的地下矿藏和自然资源让我想起了‘宝山’二字。地表的只要我们不去搞人为破坏,将是世世代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而地下资源的库存也是固定资产,应该注意保存,做好有计划的开采。

这里与大岩场相距五公里,比那里高一百多米,可这里却不长白花水含草。只有紫花水含草,深秋开始流蜜,只要看见蜜蜂回来时全身沾着花粉,那便是它钻进水含草喇叭花朵中采蜜时花蕊对它赋予授粉的任务。

站在这座山上,对面的山一览无余,石灰矿石的大量开采导致山上植被殆尽,难怪那里一位贫困农民说他们家总是把蜜蜂养不起来,差不多便逃走了。

这里的气温,昼夜温差十多度,深秋蜜源结束后,蜂王便不到边脾产子,有的甚至停产,蜜蜂群势逐渐减弱,如果箱内储蜜不足,极易引起外逃。

但当地所养的中蜂,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气候,只要进行充足的喂饲,冬日放晴的中午,蜂箱门口仍可见工蜂源源不断地带着花粉进入箱内。

城区的气温秋末时比这里高五度,我将蜂群搬运回城里进行秋末繁殖,越冬时的群势才不至于衰败,早春产子也比这里提早一个月。

?

各个药店都实行了“刷卡”报销,可是私立医院却不能。我的老师、我的亲友和许多患者,他们来我这里诊治疾病只能自掏腰包,该享受的公费医疗费,用不在自己该用的地方。

城镇居民医保依然与私立医院不沾边。

有病人和我摆谈:“聂医生,历来病人请医生看病都是自主选择,为什么社会越来越进步,瞧病却越来越受到限制?有的病确实就需要服用你的中药治疗,到其他地方去治疗就不见效,而你这里却又不能报销,这让我们不能理解。”

对于各种病症,中医各家都有各自的见解。如果将一位患内科疑难病症的病人让十位资深内科的中医去辨证施治,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见解,这十张处方会完全不一样,有的大同小异,甚至有的截然不同。

长期的医疗实践,反复的论证,让老中医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些经验让他们治起病来得心应手。古代的中医就是在百家争鸣中发展起来的,不然那会有金元四大家和清代的温病四家。

如果历代的帝王颁诏只许哪家看病报销,这金元四大家和清代温病四家何能出现?

从事中医的人员越来越少,各乡卫生院几乎都没了中医,县城里从事中医内科的约有十人。

我呼吁应该拿出具体方案和行动来振兴中医,可是声音太小。

是的,中医的理论基础、中药药性、方剂等让初学者需要有坚强的毅力去记忆和背诵,更需要在实践中探讨、摸索和灵活运用。俗语说得好“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成为民众信服的中医,没有二三十年的磨砺,雕琢是难成大器的。前些年间中医学校曾经毕业了不少学生,但后来大多数人都放弃了中医,改行从政或其他职业。

而今,诊治一位内科病人连一枚鸡蛋钱都不值的诊断费,怎能养活医生?

我询问儿子:“通,这诊断费如此低廉,药品又实行零加价,农民打工每人每天都能收入一百元以上,理发的人员每天除去成本,收入也不亚于打工的,连收破烂的人每天收入都比我们这些从事内科的医生强,每日担着风险操碎心思,诊费收入才几十元,难道就不能提高一点吗?”

儿子答道:“这不是您说了就能算的,这是上面的规定,谁敢违抗?”

“这是统一规定,还是有什么针对性的?”我继续问。

“当然是有针对性的,比如县医院,每位病人收诊断费十块,但病人只交三元,政府补贴七元。”

我终于弄明白了,原来医生也是要在公立医院才值钱,张仲景、华佗、扁鹊、葛洪、张锡纯、王清任等等,都是不值钱的医生。不过正是这些不值钱的医生,救治着所有中华民族的先辈,促进了中医药学的发展和中西合璧,让中华民族能够立于世界之林,我仍然为他们的奋斗和贡献去点赞。

人人都说:“医生越老越值钱”,可我却成了越老越不值钱。在我早该退休的岁月中,依然做着为民众解除疾苦的有益工作。

听到许多病人䜣说自家几代人有病时都是服用我的药,我心里总有一种自豪感。我走到乡下的每一个角落时,小孩子立马就能叫出:“聂爷爷来了!”?。?特别是像高泽全、杨小平、杨群、高峰等我曾经救治过的疑难危重病人,他们一辈子都将我难以忘怀。这些民众口碑,是任何金钱也买不到的。

前面已经提过,我没有参加养老保险,然而我每年养蜂的收入也可以达到每年的养老金收入。

我庆幸我的少年时代和青壮年时期没有白费光阴,勤奋、好学、刻苦让我获得了多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源泉让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当有人问起我每月的养老金是多少时,我总以一笑而答之:“总比你们多嘛!”


版权所属,盗版必究。如若转载,请联系罗孝福:13795850329

?

?